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龙虎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龙虎

龙虎:最牛二房东坠落!共享经济烧钱模式遭遇烤问,ofo也没逃脱诅咒

时间:2019/10/24 18:48:47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从高调IPO夭折、联合创始人兼CEO辞职,再到大规模裁员,这个曾风光无限的共享办公空间“独角兽”正在上演连环炸。 彭博社称,WeWork的故事是“WeWork”到“WeWait”,如今则是“WeWorry”。 10月22日,该公司的命运出现惊人逆转,软银集...
    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从高调IPO夭折、联合创始人兼CEO辞职,再到大规模裁员,这个曾风光无限的共享办公空间“独角兽”正在上演连环炸。 彭博社称,WeWork的故事是“WeWork”到“WeWait”,如今则是“WeWorry”。 10月22日,该公司的命运出现惊人逆转,软银集团决定在这笔岌岌可危的投资上继续加码。据报道,软银已同意为收购WeWork花费100多亿美元,同时软银还向WeWork的联合创始人诺依曼支付约17亿美元的补偿,将后者彻底踢出,并令其放弃自己的投票权。 创始人乖张,互联网属性成疑,资本助力下的狂奔失速,在复盘WeWork的陨落中,以上三个原因被人们重点圈出。而国内一众打着共享经济的互联网企业,也同样逃不出这三条诅咒。 01梦想还是疯狂?

2008年,时年29岁的亚当·诺依曼正在布鲁克林码头区的一处工业建筑里经营着一家名为Krawlers的婴儿服企业。为了节省创业的开支,他决定将办公室进行分隔,并将其中的一部分转租出去。 同在一栋楼里办公的另一个年轻人米盖尔·麦克维利对诺依曼表示,这种将房子租下后重新分隔,再转租出去的方式或许是一桩不错的买卖。 二人一拍即合,一同成立了一家名为Green Desk的公司。公司的业务很简单,就是将房东手里原来的物业重新分隔,然后进行出租,但这个简单的举动却意外地大获成功。时代成就了他们。当时,金融危机已经开始蔓延,大批失业人员纷纷转向自雇佣。这些自雇佣者对于廉价的办公场所需求十分迫切,因此Green Desk提供的房源从一开始就供不应求。 2010年,渴求进一步发展的诺依曼和麦克维利出售了手中的Green Desk股份,用套现得来的资金于2010年创立了WeWork。 当时,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,大批办公楼出现空置,这使得WeWork可以用很低的价格租下它们。而在完成对这些办公楼的改建后,经济又正好回暖,因此这些办公楼又恰好可以以一个比较可观的价格重新租出去。一来一回,WeWork从中获益颇丰。 随着WeWork的迅速成长,潜藏在诺依曼心中的野心也开始疯狂生长。他对众人表示,当前WeWork所处的阶段就好像是还在卖书时期的亚马逊,正如亚马逊会长成一个庞大的帝国一样,假以时日,WeWork也将会成为一个能够处理空间租赁、设计、建造和管理的大规模商业机器,在它体内将能够孕育出无数个企业。 资本眷顾了他。“在战斗中,疯狂比聪明要更好,WeWork仍然不够疯狂”。软银集团总裁孙正义听完诺依曼的疯狂企图后,如此回应道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AG熊猫游戏)